热购彩票

您的位置 : 热购彩票 > 小说库 > 言情 > 画爱为牢:陆少的心宠

更新时间:2019-11-14 14:35:40

画爱为牢:陆少的心宠 已完结

画爱为牢:陆少的心宠

来源:快阅联盟作者:天蓝的蓝分类:言情主角:叶澜清陆博言

小说主角是叶澜清陆博言的小说叫《画爱为牢:陆少的心宠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天蓝的蓝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叶澜清这辈子做的最傻也是最好的一件事,就是,在错的时间爱上陆博言,还偷偷生了他孩子。再相逢,她醉酒之下和他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。事后,陆博言开支票打发她。叶澜清很没骨气的想着,这笔钱当是给儿子的留学费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听了这话,叶晨心头一暖,却又有些心疼这个孙女,“傻丫头,你是女孩子,迟早要嫁人的,一个人带着孩子多不容易啊,趁着现在年轻,找个好归宿才是真的!”

“奶奶,您就别再说了,我说了,这辈子都不嫁!就陪在您身边!”

叶晨有叶晨的想法,澜清也有澜清的坚持。

对于澜清而言,她想嫁的人或许在四年前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
那张支票,把她所有的骄傲,自尊,还有自以为是的喜欢都击碎,这辈子她想嫁的人,喜欢的人,也就只有他一个而已。

只可惜,不同世界的人,怎么也无法在一起。

既然如此,她宁愿一个人。

不,她也不是一个人,还有孩子,有他留给她的最最可爱的孩子!

“哎。”仿佛是妥协一样,叶晨叹了口气,“澜澜,奶奶明白你心里有放不下的人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

他也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上了,你又何必执着呢?人要往前走,往前看,孩子还小,他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,需要一个爸爸。”

需要一个爸爸……这句话刺痛了澜清的心,也让她想起了自己。

她有些执拗起来,“就算没有爸爸,也可以过的很好。”

叶晨一怔,神情黯淡了几分,她清楚澜清这话的意思更多的是说自己。

想起孙女的遭遇,叶晨也觉得心痛,但这么多年过去,她依旧无法改变什么,只能要求自己给予孙女更多的关心和爱护。

“澜澜,别怪你爸爸,他……其实也是不得已的。”

澜清苦笑,没有说话,不得已就可以不要自己的亲生女儿吗?

晚上,澜清搂着小正熙在被窝里,给小正熙讲睡前故事。

可能是知道了马上要跟妈妈分开,小正熙在听完故事之后精神还很好,都不肯入睡。

澜清哄了好久才把小家伙给哄睡了。

望着儿子沉睡的模样,澜清心头柔软,眼神里泛着满满的母爱光芒。

虽然一直不愿意跟儿子分开太久,可是从儿子出生以来,澜清这个做妈妈的却经常要与他分离,她要工作,要养活这个孩子,要承担一个做妈妈的责任。

好在奶奶会帮她照看儿子,这让澜清宽心了不少。

明天,澜清就要回到工作的城市里,小正熙则是交给奶奶照顾。

马上要分别了,做母亲的总是很舍不得。

正是出神的时候,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怕吵到儿子,澜清急忙把手机按了静音,见到来电是陌生号码,她狐疑了一下,随后,轻手轻脚的下床,走到屋子外面,才按了接听。

“喂……?”

“叶澜清。”

电话那头,陆博言一字一语的喊着澜清的名字。

闻声,澜清只感觉脑袋轰了一声,顿时一片空白,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眼,“你……你是,陆……陆博言?”

好半天她才挤出了这么几个字来,与此同时,将手机拿到面前,确定自己是在通话中,确定自己没做梦。

见到屏幕上显示的通话时长,澜清信了,是陆博言的声音,是他的来电。

“是我。”陆博言应声道,有些意外,澜清竟然认得自己。不过,他很困惑,她怎么记得自己的声音的?

热购彩票“你……怎么会有……我的号码?”澜清下意识是攥紧手机,左手紧紧抓着衣摆,紧张的手心都在出汗。

知道电话另一端的人是陆博言,她整个人就局促起来,就仿佛是全身细胞都进入了紧急状态,很紧绷。

“这很重要吗?”陆博言反问,声音冷冷淡淡的。

听筒里的声音听起来,有些局促不安,陆博言微微眯眼,脑海中闪过叶澜清那张惊慌如小鹿般的模样。

这个女人,她到底在怕什么?

一个电话能把她吓成这样。

“我……”澜清语塞,顿时觉得窘,忽然觉得自己蠢透了。陆博言他堂堂集团总裁,如果想要调查自己也不是不可能的,有自己电话号码也很正常。

咬咬牙,努力让自己镇定,澜清佯装淡定的问:“那……陆先生,您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是。”

热购彩票“……”澜清忍不住腹诽,这还能好好说话么?就一个是,又不说事儿。

“那晚之后,你吃药了吗?”

“啊?”澜清愣了两秒,这才明白陆博言那句话的意思。

言下之意,如果你有孩子,尽快处理。

听着她的反应,陆博言以为澜清还没明白,沉声又说了一句:“我不希望你在某一天大着肚子来找我,明白?”

澜清哑然,感觉喉咙里仿佛被塞了个大石头,堵得她嗓子眼难受,心里也难受。

也不知道是怎的,心里忽然觉得委屈,脑海中闪过那天他递支票过来的神情,还有他那句冷冰冰的话语。

思至此,澜清鼻尖一酸,竟想要流泪,她忙压下心头汹涌的各种情绪,有些急切的说:“你放心!我吃过药了!”

说完,没等陆博言回话,澜清便将电话挂断了。

切断电话的同时,眼泪夺眶而出,澜清扬起脸,看着漆黑的夜空,努力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。

热购彩票眼泪止得住,心里的蔓延的痛与苦涩却怎么也磨灭不去。

叶澜清,你真是自作自受。

热购彩票被挂断了电话,陆博言有些不高兴。

刚刚澜清那一句急切的话语,也让他烦躁,奇怪,确定她吃了药,没可能怀自己的孩子,这本应该是轻松的一件事,可他怎么高兴不起来?

他也是突然想起来,那天晚上跟叶澜清一起的时候,虽然用了酒店房间里配的套,但他却记得有一个似乎弄破了,而他当时……停不下来。

以防万一,就跟秘书要了电话打过去。

但是,似乎自己的这个举动伤害到了她,尤其是想到她略显哽咽的声音,陆博言竟然还有种负罪感,觉得自己过分了。

真是见鬼了!

“澜澜,你爸爸前阵子回来了一趟,一直跟我打听你的消息,我没忍住,告诉他,你现在在G市工作,他也跟我要了你的号码,我想着,他始终是你的爸爸,把你号码给他了,我看他的意思,是打算要让你回家去。”

这是临走前,奶奶说的话。

澜清虽然不乐意,可既然奶奶都已经这么说了,她也没办法,只能点头,然后叮嘱奶奶照顾自己,也照顾好小正熙。

小说《画爱为牢:陆少的心宠》 第20章 你放心,我吃药了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种田小说
  2. 婚姻爱情小说
  3. 惊悚悬疑小说
  4. 种田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