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购彩票

您的位置 : 热购彩票 > 小说库 > 言情 > 旺夫小哑妻

更新时间:2020-02-19 15:03:28

旺夫小哑妻 连载中

旺夫小哑妻

来源:落初文学作者:叶染衣分类:言情主角:温婉宋巍

小说主角是温婉宋巍的小说叫做《旺夫小哑妻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叶染衣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上河村最有学问的宋家三郎娶了个小哑妻。小哑妻身段好,模样俏,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,就是不会说话。继母说她便宜,五两银子就能换——温婉白眼。妯娌笑她命苦,被人欺负都还不了口——温婉白眼。算命先生说她旺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定下婚期,温婉这段日子的头等大事就是待在家里绣嫁妆,自己的嫁衣绣鞋,给未婚夫和未来公婆的行头。

热购彩票外面已经下了雪,到处一片白茫茫,风一刮,冷得刺骨。

温婉房里烧了炕,她腿上盖着块兔毛毯子,是宋老爹自己打的兔子,剥了皮以后宋巍送去县城里加工做出来的,早就随着聘礼一块儿送来,只不过温婉没舍得盖,怕撕着扯着弄坏,可今日实在是太冷了,她不得已才拿出来的。

放下绣绷,温婉将双手放到嘴边哈口气搓了搓,正准备拿起来接着绣,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。

“今儿这么冷,路不好走吧?三郎怎么不挑个好天气来?快别在外头站着了,进屋去,我这就烧水给你泡杯热茶暖暖身子。”

是周氏的声音。

紧跟着,宋巍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“有劳岳母。”

“一家人你还跟我客气啥?”周氏把人接到堂屋,招呼着坐下,见他带的礼不少,心下满意,嘴上客套了句,“你来就来呗,还带这么多东西,见外了不是?”

“是今日刚杀的过年猪,送些肉来给岳父岳母尝尝鲜。——对了,岳父不在家吗?”

周氏说:“大伯子家今儿个也杀猪,他过去帮忙了,三郎还没吃饭吧?你先坐会儿,我这就去给你做。”

宋巍摇头,“来前吃过了,岳母不必忙活。”

周氏干笑两声,“那我给你烧点儿水泡茶。”

出门的时候,周氏把外面玩雪的温顺叫来,吩咐,“快去喊你大姐姐,就说你姐夫来了。”

温顺不满地撇撇嘴,“又没给我带好吃的,我才不去!”

周氏给了他一脑掌,“小兔崽子,怎么不能耐死你?”

温顺吃痛,蹲下去捏了个硬邦邦的雪团,站起来以后朝着温婉的房门上扔,嘴里大声嚷嚷,“小哑巴,你未婚夫来了!”

周氏脸一黑,生怕堂屋里的宋巍听到,忙一把捂住温顺的嘴。

宋巍自然是听到了,双眼微眯,眼底透着几分不同于以往的寒意。

木板门上那“咚”地一声,把温婉的思绪拉了回来,她掀开毯子下了暖炕,推门走出来。

温顺扔来的雪团早就砸得稀巴烂,门上留了个乱糟糟的水印子,沾了些碎雪。

温婉的目光从门上挪到了周氏身上,带着质问。

哪怕自己不会说话,开不了口斥责温顺,也断然没有就此息事宁人的道理。

五六岁,本来就是捡着什么说什么的年纪,若非周氏不止一次地这么喊过她,温顺一个半大小子,怎么可能随口就来?

宋巍已经走出堂屋,瞧着院里的这一幕,唇线紧绷,面色冷峻。

周氏心下尴尬,陪上笑脸道:“婉娘,顺子还小,说话做事没个分寸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,等回头我一定收拾他。”

周氏话才说完,院墙上就飞来两个雪团,一个砸中周氏的后颈子,另一个砸在温顺的**上。

热购彩票力道挺大,温顺疼得想骂娘。

周氏皱了眉头,转身,正对上跨坐在院墙上的宋元宝那张笑嘻嘻的脸。

怎么是这个小兔崽子?

周氏准备骂人的那些话瞬间吞回肚子里,扯了扯嘴角,“是元宝啊,来都来了,怎么不进屋?还爬那么高,你仔细摔着。”

说完,用手肘捅了捅温顺,“快去给元宝搬个梯子踩着下来。”

温顺气都气死了,哪里肯,站着不动。

宋巍负手走过来,看向周氏,把原话奉还回去,“元宝打小野惯了,行事没个规矩,岳母不必与他一般见识,等回去,小婿一定好好**他。”

“……”周氏噎了个结结实实。

温顺不依,拽了周氏一把,“娘,宋元宝打我,你怎么不帮我骂他?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周氏连拖带拽,把温顺弄到了灶屋里,让他帮着添柴烧水。

热购彩票宋元宝跳下石头砌的院墙,蹦跶到宋巍跟前,瞧了一眼不远处门外站着的温婉,问他爹,“爹爹,我以后管她叫啥?”

宋巍不答反问,“教你读的书,全都还给我了?”

宋元宝抠了抠手指,蹭到温婉身边,没急着说话,似乎是在做心理建设,小脸红扑扑的,过了会儿才伸出小手去拉温婉的手,嘴巴里软糯糯地叫了声,“娘亲。”

温婉:“……?!”

那震惊到石化的小模样,让宋巍之前的冷肃尽数褪去,眼底染了笑,“不喜欢他这么喊你?”

温婉点头也不是,不点头也不是,一脸的哭笑不得。

她才十五岁,有个七岁大的儿子成天跟在**后面喊娘亲?

订婚之前,她一直都把宋元宝当成弟弟看的……

宋元宝顺势用脑袋蹭了蹭温婉的手臂,那副模样,比亲生的还像亲生的。

周氏烧水泡了茶,请宋巍和温婉进屋里坐。

没多会,温父帮完忙回家。

听说宋巍来了,他快速洗了手就进去陪客。

温父来之前,周氏一直战战兢兢,宋巍毕竟是做学问的人,跟他说话,一字一句都得反复琢磨才能出口,就怕哪里不得体让他笑话。

这让周氏心理压力很大。

好不容易等到温父来,周氏终于松了口气,让他们坐,说她去把那些肉都给腌上。

温婉想着,男人之间有些话,她这个小姑娘未必适合听,就跟着周氏一道出来,却没打算去帮忙腌肉,她回了自己屋,从箱子底下把早就做好的两双鞋拿出来,准备一会儿宋巍要走的时候悄悄给他,让他先拿回去试试脚,如果不合适,趁早改还来得及。

……

大人们在屋里说话的时候,宋元宝主动要求加入温顺的堆雪人队伍里,在温顺的拒绝之下,他以一声“小舅舅”表示了自己对长辈的尊重和热情,再以十二分的尊重和十二分的热情,给他这位小两岁的舅舅捏了个雪人像。

温顺瞅着眼前肥头大耳猪鼻孔的他“本尊”雪人像,脸黑得像锅底。

宋元宝舌绽莲花,用他那溜须拍马的本事,着重表扬了猪肯吃肯长的伟大精神,把这尊猪像夸得天上有地下无。

“……”温顺。

骂人猪还能让人心服口服,真他娘的绝了!

小说《旺夫小哑妻》 012、真他娘的绝了!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